我国疫情在这一年半以来反反复复,线下餐馆生意受到重创。然而,送餐平台在此时获得蓬勃发展,成了餐饮业人士的“自救”方法,透过相关平台拓展生意。

不过,近期却有餐饮业者投诉,送餐平台抽佣过高,最高可达致35%,导致他们变相成为送餐平台的义工。


送餐平台卖沙爹
营业额RM1,460只赚24仙

最近,一名沙爹业者在社交媒体上,分享送餐平台的单据,引起各界关注。单据列明,该名业者在平台上完成40单交易,共RM1,460.01的销量,扣除30%、近RM440的佣金,RM900的费用,以及RM80的销售税后,最后他只赚了RM0.24,等于白忙一场。

送餐平台抽取30%的基本佣金,意味着餐饮业者在平台上成交的订单,每RM10就必须付RM3给平台。在没有提高售价的情况下,这对原本利润不高的餐饮业者来说,是一大压力,难以赚取利润。

沙爹业者大叹,这生意根本做不来啊。

90%生意来自外卖平台
某间面馆连锁店创办人林振豪向《八点最热报》透露,外卖销量占了超过90%的生意,虽看似填补部分不能堂食的营收空缺,但送餐平台的平均佣金的餐店价格是25%至35%,导致他们无法赚取利润。

另外,一家餐馆的主要成本包括食材、人工、租金、水电费等的基本运作开销,占了总营收的75%。然而,疫情肆虐,业者失去堂食主要收入来源,进驻送餐平台却要被抽取高达35%的佣金。

“有时候销售额能覆盖成本,不亏本已是很好了。”


餐饮业未来新趋势
平台抽佣3成合理?

不过,餐饮业者蔡义绅认为,目前外卖平台抽取30%的抽佣属合理,因送餐趋势将成为餐饮业未来新生意模式。同时,第三方平台也必须承担自己的运输和营销成本。

“既然第三方平台的抽成是不可改变,那有没有可能从我们的成本结构上去做出改变。”



各行业都有各自的难做,因此能达到双赢的局面是最佳的情况。

某平台被指设不公条款
"有生意要抽,没生意要罚"

在这流量为王的时代,若业者想平台提高曝光率,还须付推送和广告等额外费用,甚至需参与一些减价、零送餐费之类的促销活动,这些都是经营线上生意要拼销路,不可避免的开销。

除此之外,云端厨房营运总监陈意豪控诉,某送餐平台设立不合理条规。让他一个月就被抽成高达71%的佣金。平均每天营业额只有RM1,500,在扣除了35%的基本佣金,各种推广费和附加费用后,收入只剩下不到RM500,让他不禁大喊:“亏很大!”

“生意多,平台征收绩效费(performance fees)。生意差,倘若一个星期内没达到15个订单,平台会另外罚我RM3。在7月结账的时候,所有销售的促销活动,扣除了所有费用后,我只拿回29%的收入,71%都给了销售平台的佣金。”

平台不公条款,加上高额佣金,让业者吃不消。

平台收费缺透明度?
业者: 已列明惟常被忽略

大马餐饮与娱乐公会副主席林健寿和连锁包点店品牌策划师张子谦表示,网传所谓的隐藏收费,其实是有白字黑字列明的,只是很多时候新手业者没注意,最后被抽取更多额外费用时,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送餐平台应降低抽成"
30%的佣金是不是高得不合理?《八点最热报》尝试联络国内一些送餐平台,其中一家大公司Foodpanda至今未做出回应,不过作为外卖平台新玩家亚航超级电子商务主管林柄基受访时表示理解业者们的诉求。他认为,对于那些开在商场里或高租金地段的餐厅来说,在失去堂食营收的情况下,30%的抽佣对他们来说的确欠缺公平。

“你不能认为,开在高租金地段的业者,能完全依靠外卖生意。这是不公平的,因为他们的成本很高。”



业者没得选
2大外卖平台掌握绝大客户

受访者们都表示,餐饮店传统的的生意模式,原本就是靠消费者上门堂食,非单做外卖的地方。疫情期间,民众减少出门,很多时候都不会特地出门打包食物,而是到送餐平台点选自己想吃的食物,然后下单。

由于绝大部分的消费者都聚集在2大外卖平台,业者们只能靠这些平台带来的生意流量,继续把员工留着,把店铺租金,水电费等还上,这样疫情结束的时候,业者不至于搞砸了好不容易才经营起来的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