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以“人类福祉”为终极目的,动物有义务要在各种实验中,替人类承受更多的痛苦甚至死亡吗?马斯克近期大力研发的“脑机互动”技术Neuralink,就因涉嫌在实验过程中对动物太粗鲁,导致动物不必要的痛苦和死亡,遭到美国联邦部门调查。

为研发植入人体晶片
4年实验杀死1,500只动物

Neuralink为马斯克所开创的脑神经科技公司,其重点在于研发能够植入人体内的晶片,借此实现“脑机互动”,即通过晶片控制大脑活动,如同科幻作品中所上演的未来情节。

若Neuralink研发成功,不仅能为残疾人士带来福音,在此技术协助下重新活动,马斯克也放眼未来能通过“脑机互动”,实现“意念控制”,甚至将人类的意识“上载”至云端,让人类逝世后也能保存其在世时的思想。

血淋淋的研发过程
然这项看似高尚的科技目标,研发过程的背后却是沾满了鲜血。随着美国联邦部门调查启动,《路透社》通过Neuralink的实验报告和文件,以及20名前员工和在位员工的访问后,得知Neuralink针对动物的试验过程极度拙劣,引起了员工们日积月累的不满。

未详细记录被投入试验动物
死亡数字或严重低估

报导指出,这些实验一旦失败就必须重复进行,导致更多的动物投入试验而死亡。该公司自2018年开启实验以来,就杀死了大约1,500只动物,包括280只绵羊、猪和猴子,而且由于没有详细纪录投入试验并被杀害的动物,这一组数字很有可能被严重低估。

无所不用其极施压催赶
要员工想象“头上绑炸弹”

尽管动物死亡的总数不一定反映Neuralink违反法律或标准的研究实践,但受访的员工们都认为,马斯克要求团队研究不断加快进度,是导致动物死亡率高于所需标准的原因之一。

《路透社》引述其中3名员工的说法指出,由于马斯克不断催赶进度,实验人员在如同压力锅的环境底下工作,不断作出最后一分钟的更改,或为迎合限期而草草赶工,导致员工缺乏完善准备就开启实验,造成不少动物因人为错误而死亡。

员工指出,马斯克会因为Neuralink的进度赶不上预期而极度暴躁。今年初一名瑞士科学家成功研发了新技术协助瘫痪人士走动后,马斯克于清晨6时左右就广发相关报道,给员工们“夺命连环催”。

“我们可以协助残疾人士的手脚再次活动!”
“我们还不够快,我快要疯了!”


为不断施压员工,马斯克要员工们想象自己“头上绑着一颗炸弹”,只为了让他们加快速度,甚至威胁下属如果再没有任何进度,他将会判断Neuralink为“市场失灵”(Market Failure)。马斯克这番话被员工解读为威胁他们随时会关闭该公司的运作。

揠苗助长实验成果不彰
竞争对手只死了80只羊

马斯克揠苗助长的行为终究为其迎来恶果。多名曾参与动物试验的Neuralink研究人员向《路透社》爆料,由于过程过于仓促,实验结果所搜集到数据,质素令人存疑,因而导致人体临床试验一再延迟。

马斯克欲于未来6个月内展开人体临床试验,但过去数年,Neuralink却多次错失了获得监管机构开始人体临床试验的最后期限。相反的,其竞争对手Synchron于2016年就获得美国食品及药物监管局FDA的批准,在2021年展开人体临床试验。

若用Neuralink与Synchron比较,后者在这些年的实验中只杀了80只羊,相比起前者可谓小巫见大巫。

报导指出Neuralink公司高层曾有意要在德州建造“猴子的迪士尼乐园”,让这些准备投入试验的动物可以自由活动。而马斯克在创立Neuralink初期,也曾表示要三藩市实验室里的猴子犹如住在“泰姬陵”内,让它们在活着时仍是“最快乐的动物”。




==============================

看更多:科幻电影情节上演 猴子不用手也能玩电脑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