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银行总裁诺珊霞于今年3月指出,疫情期间实施的MCO行动管制令,已导致我国今年首季就业市场出现暂时性疲弱,加剧了大马劳工市场的结构性挑战,并放大技能不匹配(mismatch)等问题,因此必须提高培训来稳定劳工市场。

按照诺珊霞的说法,大马市场是否已经出现“结构性失业”的现象呢?

“结构性失业”又是什么?

何谓“结构性失业”?
“结构性失业”指的是一些人失去工作不仅是因为市场上的需求减少,也因为他们的技能与现今的职业需求不匹配。

财经分析师蔡兆源向《八点最热报》解释,如果企业转型得非常快,但员工的技能和技术却没跟上脚步,就业市场就会出现错配的情况。简单来说,很多人不是失业,而是被市场淘汰,因为他们本身的技能派不上用场。

这种现象除了造成大批劳动力错配,失业率居高不下,另一方面也迫使企业迅速转型,否则将被淘汰。



大马已出现“结构性失业”?
专家看法各有不同

两名财经分析师——蔡兆源和张国林受访时一致认为,大马市场尤其是部分传统领域,因抵挡不住数字化浪潮,而开始出现严重的结构性失业现象。

蔡兆源指出,经济转型都是强调高技术、自动化和数码化,所以低技术员工将先面临结构性失业。

蔡兆源以网络购物为例,当实体店不能开业时,店里的专卖员就无法工作;反之现在市场上需要更多的IT技术人员,但这些专卖员却不能做IT的工作。


张国林则认为,即使没有新冠疫情,大马经济转型已导致部分领域的员工面临“结构性失业”。而疫情就像给经济列车“猛踩油门”,加速了整个企业转型的过程。

他强调,虽然目前有很多企业面临转型,但同时也有新兴行业崛起,例如电召车司机和外送员,不过这些职业也有可能在十年后被无人机取代。因此,他建议每个人都要积极学习和适应数字化经济转型。



失业率激增但仍属偏低
肖赛子:不排除恶化成结构性失业

不过大马经济研究院研究员肖赛子却指出,大马统计局公布的失业率数据,只到今年上半年为止,因此在数据不完整也非最新的情况下,是难以判断我国是否正面临结构性失业。

她坦言,我国的失业率在疫情冲击下,确实出现了较大的增长趋势,大约高达5.5%,而疫情爆发之前,我国的失业率也不过是3点多左右。她认为,虽然失业率增加了,但它的比率仍在3%至5%范围内波动。比起已经明显出现“结构性失业”的一些欧盟国家,我国的失业率相对偏低,所以还不能定调大马处于“结构性失业”。

肖赛子强调,她不否认疫情下的“冲击性失业”很可能会恶化成“结构性失业”,因此人民、企业和政府必须高度警惕。



经济成功转型后就消失
结构性失业不会演变成金融危机

蔡兆源表示,结构性失业预料将持续三到五年,一旦大马经济成功转型,“结构性失业”就会消失,回到原本的自然性失业,失业率也会回到介于3%到3.5%之间。

张国林也认为,虽然结构性失业会慢慢地在更多领域中出现,有些传统行业被迫转型或面临淘汰。但同一时间,崛起的新兴行业也越来越多,所以无需担心“结构性失业”会演变成重大的金融危机。比起金融危机,他更担心的是长期的结构性失业将带来一系列的社会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