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 —— 选话题眼界,国外大事趣闻轻松了解

你可曾想过自己的亲生父亲,是帮助你母亲解决生育问题的妇科医生?又是否能接受,与你住在同一个社区的近邻,有可能是与你有血缘关系的手足?

串流影音平台Netflix昨天释出一部犯罪纪录片《我们的父亲》,故事讲述美国一名威望很高的生育医生唐纳德·克莱恩 (Donald Cline),如何在1979年至1986年间,让50多名女病人在未知情的情况下,使用他的精子受孕。


究竟克莱恩医生为何要这么做?而他的行为又是否能构成强奸罪?本期“热点话你知”特别整理4大重点,让你一窥美国近代史上最可耻的案件之一。


经过多年的调查,雅各巴·巴拉德发现自己莫名多了很多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并与他们建立奇妙的关系。

这部纪录片,以雅各巴·巴拉德(Jacoba Ballard)为主角。由于她在成长过程中,感觉自己“很不同”,而于35岁那年进行DNA测试,结果意外在基因组学和生物技术网站23andMe,发现自己拥有7个兄弟姐妹。

令巴拉德感到震惊的是,这些素未谋面的手足,与她拥有很多难以解释的共同点——他们住在同一个社区、同样在医疗领域工作、而他们的母亲同样是克莱恩医生的前病人。

最终,巴拉德在2015年联系了美国FOX59新闻记者安琪拉·葛诺特(Angela Ganote),并揭发这位80岁退休医生不能说的秘密和罪行。截至目前,巴拉德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已经增加至94人,而这个数目相信还会持续增加。


1. 首先,谁是克莱恩医生?
根据外媒综合报道,克莱恩是一名来自印第安纳波利斯的医生,他的工作是帮助不能怀孕的女性,解决生育问题,而他甚至被誉为是镇上“最好的不孕症医生”

另外,他曾在意大利博洛尼亚举行的国际不孕症研讨会上担任主讲人,印第安纳波利斯月刊更多次将他评为“顶级医生”。

而克莱恩的朋友和家人更坚信,对于一个他们认为是族长、医学界支柱和锡安斯维尔团契教会忠诚领袖的人来说,这些指控听起来似乎不合时宜。

声称捐精者都与患者丈夫相似
克莱恩:我没记录他们的身份

与此同时,当克莱恩其中一名住在亚利桑那州的“孩子”,给他写信以寻求答案时,得到的回复却是“我没有记录精子捐赠者的身份。”

克莱恩表示,自己会根据患者的丈夫血型和身体特征,与捐献者进行匹配,而他通常会使用住院医师的精子。

“他们多数都已婚,拥有自己的孩子,并且没有任何家族病史。”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已记不起别的了。”


尽管克莱恩医生否认使用自己的精子让病人受孕,但这些“孩子”的共同点,全部指向同一名医生。

2.这些孩子是强奸的“产物”,还是上帝的“祝福”?
1979年秋天,巴拉德的母亲第一次去看生育医生时,只有20岁。当时克莱恩医生向她的母亲保证,他使用的是住院医生的新鲜精子,而捐献者只能使用3次来创造生命。他告诉巴拉德的母亲说;“孩子会像你的丈夫。”

然而,过了将近40年后,巴拉德和其他透过DNA测试而相认的同父异母手足,却发现他们越来越像克莱恩医生。

巴拉德其中一位兄弟指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有金发和蓝眼睛,并认为这是一种病态的实验,因为克莱恩似乎在试图创造一个“完美的雅利安氏族”,而这令人作呕。

有人甚至认为,克莱恩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是他信仰的副产品——显然地,他的信仰可能与“奎瓦福/箭袋运动(Quiverfull)”这个涉及白人民族主义的保守基督教派别有关。

这些信徒相信,多生孩子是上帝恩宠的标志,而“儿女就像勇士手中的箭一样,满了箭袋的人即有福了”,因此拒绝怀孕的机会,是不恰当的。


雅各巴·巴拉德和大部分同父异母的手足,都拥有一双蓝眼睛和金发。

指控医生间接强奸她15次
受害者:我不想要他的精液

不管这些动机是否属实,那些被蒙在鼓里的母亲与她们的孩子,却在得知真相后,感到无所适从。

其中一名曾在1971年向克莱恩医生寻求帮忙的女子里兹·怀特(Liz White)便告诉律师,她感觉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强奸了15次。

“对我来说,他(克莱恩)是一个老家伙,我不想要他的精液,这已经违反了我的意愿和认知。”

而怀特的儿子马太·怀特(Matthew White)更直言,他感觉自己完全是母亲被强奸后而诞生的“产物”

“我可以明白父母迫切想要孩子的心情,但克莱恩的动机实在太难懂了。”

“我不懂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我认为这很恶心。想象他进入病房,安顿好病人,踏出病房干那回事(射精),放进注射器里面,然后再离开。这不是什么医疗程序,这绝对是一种性行为(强奸)。”


克莱恩医生的“孩子们”发现,他们与自己的兄弟姐妹仅距离25英里,而他们在同一个社区长大,却对彼此有血缘关系豪不知情。

3.克莱恩如何合理化自己的罪行?
尽管克莱恩医生最初在给印第安纳州总署的一封信中,否认他的行为,但这位退休医生后来又在法庭听证会上,承认他在遇到没有可用的精液样本时,就会使用自己的

根据一份宣誓书的内容,克莱恩表示,他愿意为那些不知情的女性负责,同时宣称自己这么做,只是想要帮助她们受孕。

然而,克莱恩并没有解释,这么多年以来,他为何一直偷偷使用自己的精子,并且对此保密。

无州法律能将他定罪
克莱恩依然逍遥法外

无论如何,由于这些“人工受精”事件,都发生在DNA测试普及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再加上当时也没有任何州法律能将他的所作所为定罪,因此克莱恩一直都逍遥法外,不曾因自己的行为而入狱。

一位推定的律师解释说,虽然克莱恩在法律上犯下了“性侵犯”罪行,但他的行为,并没有涵盖任何罪行。

据了解,克莱恩一直在他的诊所工作直到2009年,并在2018年将他的医疗执照,交给了印第安纳州医疗执照委员会。

后来,他对两项妨碍刑事调查的重罪表示认罪,罪名是向调查人员谎报使用他的精子的行为,最终只被判处一年缓刑


克莱恩医生“犯罪”至今,依然没有被真正定罪,而目前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

4.“生育欺诈罪”在欧美其实不罕见?
据法律专家和观察人士声称,在过去几年里,美国有50多名生育医生被指控在捐赠精子方面,存在欺诈行为,而几乎所有被指控的医生,都是在其后代进行DNA测试后才被揭发的。

律师亚当·沃尔夫(Adam Wolf)表示,迄今为止,他的公司已经代理了20多名女性,她们通过DNA测试发现,孩子的生父实际上是她们的生育医生。沃尔夫说,在每一个案例中,医生都说他会从一个匿名的捐献者那里找到精子,但之后会用他自己的。

对此,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朗格尼医学中心(Langone Medical Center)的生物伦理学家阿瑟·卡普兰(Arthur Caplan)认为,医生的这种欺骗行为,可能会给相关女性带来创伤性痛苦。

受害者开创网站揭发医生罪行
推动全美将生育欺诈定为犯罪

值得一提的是,一名住在华盛顿州的40岁女子特蕾西·葡萄牙,在发现母亲的医生也是自己的生父后,于2019年开创了donorved.org网站。

这个网站对诈骗和捐赠者受孕相关的法律案件进行分类和跟踪,并记录了20多名美国医生和至少6名国际医生,而他们都是被以前的病人以生育欺诈的罪名起诉。

据了解,葡萄牙和其他活动人士一直在推动全州和全国范围内的立法,将生育欺诈定为犯罪。

截止目前,印第安纳州、佛罗里达州、德克萨斯州、亚利桑那州、加利福尼亚州、科罗拉多州和犹他州都有相关法律。阿肯色州在4月通过了立法,包括纽约在内的其他7个州也提出了相关法案。

你对医生犯下“生育诈欺‘的行为又有什么看法呢?欢迎来到《热点Hotspot》面子书留言下方,理性交流。

整理:郭于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