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兴党实邦加国会议员阿兹加曼早前因为在国会,提问有关沙巴在《2022年财案》的拨款分配不公,而疑似触及《煽动法令》而被警方传召,此举引起在野党不满抗议。国会下议院议长阿兹哈更承诺,会介入了解并采取必要措施。

阿兹加曼到底说了什么?
阿兹加曼本月初参与《2022年财政预算案》二读辩论时提到,沙巴在财政预算案拨款不公的问题,同时也提及《1963年建国契约》(MA63)。不料,警方昨天(11月23日)针对他在国会上发表的“如果新加坡可以脱离马来西亚,那么沙巴和砂拉越也可以”这句话,而传召他问话。

对此,阿兹加曼今天也在国会针对相关行动表示失望,同时强调,自己仅提及沙巴拨款分配不公课题,并没有说要沙巴脱离马来西亚,他只是真实反映沙巴人民的心声。

他说,沙巴不曾想过脱离马来西亚,但如果政府真的有意带动沙巴发展,就应该尽早履行MA63中所提到的协议。


在野党促议长介入处理
维护议员在国会辩论的权利

行动党峇眼国会议员林冠英今早在国会下议院援引《议会常规》第36(10)条文,要求国会下议院插手处理此事。

林冠英指出,阿兹加曼当时的言论只是反映了沙巴人民的真实心声,并没有提倡要“沙巴脱离马来西亚”。

他说,沙巴人民阵线的议员也曾经发表过类似言论,但警方没有对这些人采取行动,因此他质疑警方是否持双重标准,并认为警方有必要在采取行动前,事先咨询国会下议院院长。

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也认同林冠英说法,要求议长立即采取行动,否则以后将会有类似国会议员在国会发言后被警方传召的事件再度发生。

“国会有自己规矩,就算一名国会议员在国会犯错,也应该交由国会特委会处置,而不是任由警方私自采取行动。”

若证实阿兹加曼未触法
邦莫达:会挺身抗议不公

至于来自巫统执政党的京那巴当岸国会议员邦莫达,也在国会上回应课题时表明,如果证实阿兹加曼的言论未抵触煽动法令,而是为了争取沙巴人的权益,他将会挺身抗议这项不公正的行动。

“我们要公正,不能生活在动荡不安中。”

国会议员在国会发言
享有豁免权

根据《刑事法典》第124条文,国会议员在国会内探讨任何议题时,均享有免责权,即不可受到威胁或恐吓,但不包括煽动性言论。




==============================

看更多:甲州选或点燃布城权力洗牌 沙比里肯放手提早交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