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自1995年成功挤入中上收入国之后,26年过去了,经济却一直停滞不前,没有太大增长,就连过去被很多大马人觉得不发达的泰国及印尼,都在快速迎头赶上,几乎快要超越大马。

大马经济转型失败,究竟问题出在哪里?而这与“中等收入陷阱”又有什么关系?

长期处在中等收入国
林福炎:大马无法从劳动密集转型至科技密集

北方大学经济学副教授林福炎接受《八点最热报》访问时直指,大马现在的经济发展停滞不前,主要是因为大马已经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好一段时间。



林福炎解释,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指的是发展中国家靠着低人力成本的优势,发展劳动密集工业,成功让国家经济快速增长。但是当国家及人均收入达到一定水平后,经济增长却开始慢下来甚至出现衰退,陷入货币贬值、通膨严重等问题。

他进一步解释,当国家经济增长到了一定水平,人民就会要求更好的福利和薪资,意味着低人力成本优势会慢慢消失。这时,国家就需要从劳动密集工业转向科技密集工业,否则就会掉入“中等收入陷阱”爬不出来,而大马目前的情况正是如此。

他表示,往上,大马无法与先进国竞争高科技;往下,竞争力同样输给其他发展中国家,比如泰国和印尼,因为他们的人力成本比我国更便宜。这也是为什么我国的经济和收入增长会停滞不起,长期被困在“中等收入陷阱”。

林福炎说,除了我国,南美洲国家例如阿根廷、巴西和智利等等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只有少数国家和地区,比如日本、韩国、台湾、香港、以色列等,成功避开“中等收入陷阱”。

受国家经济制度限制
国内企业缺乏动力进步

林福炎认为,大马始终无法再更上一层楼,长期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主要是因为受到国家经济制度限制、本地金融市场不够开放,导致国内企业缺乏动力发展。

他举例,政府在两年前规定本地的物流公司需要给土著51%公司股权的政策,将导致本地物流公司失去发展公司的推动力,而这种制度也在无形中将市场绑住。



不能单靠国内企业转型
林福炎:国家经济制度也须改变

林福炎表示,如果大马想要跳出“中等收入陷阱”,踏入高收入国行列,政府就不能单靠国内企业转型,国家经济制度也必须要做出改变。

他说,除了鼓励企业培养人才、和技术创新,政府也要提供适合与有效率的环境,来驱动经济增长。

他也引用经济学中的一个经典例子指出,古代的葡萄牙国人口增加、农业地短缺。国家要农民引进农业技术创新,以便能带来高社会报酬率,但当地农夫却意愿不大,原因是国家允许牧羊人在任何地方赶羊,包括农作地。

即使农夫努力开辟农地,路过的羊群也会随时摧毁农作物,导致技术创新投资的个人报酬率远远低于社会报酬率,所以农夫们都不愿投资。

因此,除非改变制度,禁止在农业地放羊,农夫才有动力去发展农业。

须启动内外引擎刺激经济
庄学勤:目前受限于全球经济不景气

除了改变国家经济制度,财经分析师庄学勤认为,大马想要刺激经济动起来,需要外在和内在“引擎”同时启动。

他表示,由于全球经济持续不景气,受到外在大环境和外围因素不明朗的影响,大马的经济也连带遭殃。



至于内在引擎,庄学勤认为大马政府能做的都做了。

他说,比起美国和欧洲地区高达8%的通膨率,我国5月通膨率仍维持在2.8%,国内的失业率也保持在4.2%,因此我国情况已经算很不错了。

他补充,虽然大多数人都在埋怨钱不够用、通货膨胀、没有起薪,但这些人其实还有钱出国。虽然说,比较2年前和现在,当然是觉得越来越糟糕,但如果跟外国比较,我们其实算蛮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