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打华玲发生闪电洪灾,过度砍伐森林与猫山王榴梿园种植计划被指是肇因,惟吉打州大臣归咎是依纳斯山上有大量积水沿着陡坡急涌而下所致,再度否认是榴梿园酿祸。


这场突发洪灾已导致12个乡村被冲击,夺走3条人命,超过600人流离失所,为村民造成了庞大财务损失。

称依纳斯山有大量积水
形成数十条水道

吉打州务大臣沙努西今天发文告指出,这是他们昨天联同警方搭乘直升机到上述山区勘察所得的结论。

“我乘坐警方的直升机到空中勘察灾区,能够看到源自依纳斯山(Gunung Inas)至灾区和古邦镇(Pekan Kupang)的整个水道。”

“根据我的观察,我发现有大量积水在同一时间在依纳斯山形成数十条水道,一直沿着非常陡峭的斜坡在拐角处汇聚且流下,导致水在拉达仄腊(Lata Celak)形成急流。”


猫山王榴梿园
蓄水池完好无损

沙努西说,他发现猫山王榴梿园内的蓄水池仍存在且完好无损。他续说,在上述勘察中,他并未发现有蓄水池如传言指控般,有破裂的情况。

“依纳斯山沿河的大树还在,在开发猫山王榴梿园时,并没把它们砍掉。”

华玲村民归咎榴梿垦殖
“以前下
2至3天雨都没问题”

沙努西一再坚持洪灾无关伐木或榴莲垦殖,但当地村民和网民均拒绝为此买单。

华玲周一(7月4日)连续降雨3小时,随即引发闪电洪灾,当地村民告诉《当今大马》,森林未被开发成榴梿园以前,就算一连三天连下豪雨,当地也不曾发生如此严重的水灾。

当地村民也感叹地贴出他于2019年拍摄的依纳斯山照片,当时依纳斯山头已有不少树木被砍伐。

一些网民也整理出依纳斯山变“光头山”的时间线,也有网民更以依纳斯山高清卫星谷歌地图回击山林遭过度砍伐的事实。


放大后的谷歌地图亦可清楚看到依纳斯山多处森林树木被砍伐,黄褐色的山土清晰可见。


开辟猫山王榴梿园
害苦了村民

沙努西将山洪归咎于伊纳斯山积水过多所致,但槟城消费人协会(CAP)控诉,由于当地政府早前曾开发华玲依纳斯山来种植猫山王榴梿树,并在山上进行伐木活动,才会酿成这次的水灾。

该协会今年4月也发现,当地居民被迫使用受依纳斯山泥浆污染的水源,而他们的农作物也遭水灾破坏,导致他们失去收入来源。

古邦河水被泥浆污染变成混浊

吉打华玲古邦地区受影响的稻田。

非沙努西批准
华玲猫山王榴梿园乃前朝计划

华玲种植猫山王的计划是前朝中央政府以及前朝州政府批准的。在沙努西上任前,是希盟执政吉打州。沙努西此前曾表示,在他上任大臣后两个月后,就在2020年7月发出指示,停止依纳斯山的开发,同时也下令重新种植树木。


沙努西华玲榴梿园环评
询及华玲种植猫山王计划,沙努西也承认,自己对华玲猫山王垦殖计划的公司持有怀疑态度,甚至很可能没有执行环境评估报告(EIA)。

沙努西今天在居林出席活动时表示,任何丘陵和山区项目的环境评估报告(EIA) 的批准都是严格的,而且也规定在海拔 1,000 英尺(304.8 米)高度的树木不可被砍伐。

“我认为人工林中的每个项目都需要进行环境影响评估。但是这个依纳斯山榴梿项目的环评怎么能通过呢?

“我昨日在空中勘察依纳斯山山顶时,我发现那里没有树林。”

“这意味着开垦已经发生,我认为这违反了(EIA)设定的条件。”

只是当被问及依纳斯山猫山王榴莲园的拥有者和经营者的身份时,沙努西则拒绝透露相关信息。

他解释,该项目是由州政府的子公司(Menteri Besar Incorporated,MBI)与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私人开发商共同开发的。

“在公司被出售之前,开发商以前被称为阿拉姆梅加(Alam Megah)。现在我们必须问那家(新)公司(我是否可以透露它的名字)。

“这是一件很久的事情......我需要看看。否则,我稍后会被起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