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体部长阿末法依沙昨日公开质疑,跳水名将潘德蕾拉“旧事重提”的动机,结果招惹网民抨击,然而今日,他却澄清自己别无此意,反而归咎是媒体断章取义。

指媒体断章取义
“政府严正看待性骚扰问题”

他今日在国会下议院口头问答环节,受到麻坡国会议员赛沙迪质问此言论时回应,他的原意是希望潘德蕾拉和其他涉及的运动员,可以给予青体部更进一步的解释,特别是有关该教练开黄色笑话的事件。

“政府肯定十分严正看待性骚扰的问题,媒体可能在抽离脉络下,诠释和报道我昨日在记者会的言论。”

同意成立最高委员会
专门处理体坛性骚扰事件

除了努力为自己喊冤,阿末法依沙也同意赛沙迪的建议,即继续维持成立一个最高委员会,专门处理体坛的性骚扰事件,避免类似事件一再发生。

“即使发生了,我们也能全面调查,确保运动员不再面对这些事件。”

与此同时,他也披露,本身已指示国家体育理事会在所有训练中纳入“性别培训”,同时鼓励运动员勇敢揭露性骚扰事件。

“我呼吁所有运动员若遇上这些事情,必须要勇敢发声,以便我们可以尽快采取行动。”

言论引在野党不满
被抨不配当青体部长

尽管阿末法依沙已为自己充满争议的言论做解释,不过他依然引来在野党议员围剿,批评他纵容强暴文化、失职又无能。

其中,行动党蒲种国会议哥宾星便痛斥对方,根本不配当青体部长。

“难道部长不知道,揭露罪犯是没有时间限制的吗?即使事件久远,但只要有投诉都应该采取行动(调查)。你作为部长应该以身作则才对。”

炮轰部长不正视问题
反责怪潘德蕾拉

至于公正党斯蒂亚旺沙国会议员聂纳兹米则发推文,炮轰阿末法依沙不但拒绝正视问题,反而把矛头倒过来指向潘德蕾拉,形同“煤气灯操纵(Gaslighting)”。

所谓的 “煤气灯操纵”是一种术语,其目的是使受害者质疑自己的记忆、感知和理智。这种手段利用否定、误导和谎言,试图破坏受害者情绪的稳定,使受害者最终怀疑自己相信的现实是否属实。

聂纳兹米批评,当官者应该是要倾听大马女性的声音,而非攻击她们。

吁部长向所有女性道歉
“旧闻不会减轻罪行”

另一方面,社运份子温夏妮律师也透过网媒The Vibes,向阿末法依沙隔空喊话。

她抨击,阿末法依沙作为一名部长,却对潘德蕾拉的指控轻描淡写,这是非常麻木不仁和不专业的,并促请他向对方以及全马女性道歉。

“阿末法依沙,你可能不是一名女性,可能不了解那些性言论和笑话的影响,但每个人都有责任保护我们的女孩和妇女,免受任何形式的虐待和骚扰,无论这是新闻或旧闻。”

“旧闻并不会使任何犯罪行为,减轻罪行或减轻创伤。”

温夏妮强调, 潘德蕾拉做了正确的事情,因为她的勇敢无畏不仅是为自己发声,也为所有的女孩和妇女发声。

“她正在利用她的影响力,鼓励所有可能仍在家里和工作场所,默默受苦的受害者,我们为她提出这个问题,而感到自豪。”

潘德蕾拉揭教练言语性骚扰
反遭质疑为何“重提旧事”

早前,潘德蕾拉在批评某男艺人拿“强暴戏”开玩笑的事情,也自揭过去曾遭一名游泳教练言语性骚扰,而此人在7年后因涉嫌强暴案落网。

她在推文写道,过去因害怕这名教练,而默默忍受对方的下流之举,在她受不了并责备该教练后,却反遭欺负。

不过,阿末法依沙却质疑潘德蕾拉的用意,声称不解她为何要重提“很久以前”的事情。

指分享“不愉快“经验
为鼓励更多受害者发声

随后,潘德蕾拉则在社交媒体,以不点名的方式回应说,其目的在于支持并鼓励其他性骚扰受害者。

“我分享‘不愉快’的经验,是要公众提高意识,并且声援外面的受害者。他们常陷入两难,不知该说出来还是保持沉默。”

“最重要的是,不应该美化加害者及其包庇者。其他人或许会忘记,但受害者不会。”



==========​==========​==========

看更多:年轻人进入官场踏脚石? 听内阁实习生亲口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