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作为政府辅助垦殖民的官联机构,除了从2013年至今欠下107亿令吉的庞大债务,政府甚至还在9月份时收到FELDA的通知说,他们没有能力偿还好一些项目的欠债,更面对高达13亿令吉的现金流问题。

为何FELDA会债台高筑?
首相署部长慕斯达法认为,这是跟FELDA旗下的子公司FGV控股上市后有很大的关系。回顾FGV控股在2012年首次公开售股(IPO)时的发行价是每股4令吉55仙,当时国阵政府将它高捧还溢价发行,还把股价推高至RM5.32,成为当年仅次于面子书公司(Facebook)的全球第二大IPO公司,风光无限。

慕斯达法表示,希望政府的复兴计划能够帮助FELDA “止血”,甚至是起死回生。
岂料,在上市后,这家全球最大的原棕油生产商却因为管理不当、投资失利,还传出管理层在采购投资上发生弊端,让公司股价在发行后持续走下坡。最近再收到母公司FELDA背负107亿令吉债务的负面消息影响,让FGV的股价在昨天(12月15日)收市时只剩下每股RM1.17,更不用说达到当年IPO招股书上所预期的每年8亿令吉的收入了。
欠下一大笔债的FELDA,不甘被指是拖油瓶。

谁才是拖油瓶?
纳吉、慕尤丁纷甩锅

曾被标签为拖累FELDA的“负资产”的FGV控股反击,他们并不是造成母公司亏损的拖油瓶。恰巧的是,就在国会讨论FELDA的问题前一晚,当年FGV控股上市的推手,前首相纳吉,竟漏液在面子书贴上一篇关于FGV控股的长文。内文指 2012年当他还是首相时,时任的内阁里并没有人反对让FGV控股上市,反而阁员们都很殷切期待这个上市项目能够为市场带来推动力。

不过,首相慕尤丁早前曾经抨击,当初他还是纳吉的副手时,就曾经反对让FGV控股上市。面对这样的烂摊局,两人是各说各话,试图逃脱责任,但究竟到底谁的话才是真的?就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