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砂复邦不只涉及历史,还得闯过法律程序,同时更考验国盟政府的政治决心。沙砂距离实际的复邦,到底有多远?

复邦对沙砂子民的意义
马来西亚由马来亚联邦、北婆罗洲(沙巴旧称)、砂拉越及新加坡于1963年组成。根据当年签署的《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沙砂在宗教、教育、移民等各个领域享有自主权。直到1976年,第三任首相敦胡仙翁修改联邦宪法,把沙巴及砂拉越由三大立国伙伴的地位降为 “州”。

在MA63之下,沙巴、砂拉越和新加坡以平等伙伴的身份,与马来亚组成联邦。

自此,沙巴和砂拉越失去许多自主权与权益,包括每年为大马贡献石油及天然气等资源,但只获得5%的开采税,以致沙砂仍是全国最贫困的州属之一,连基础建设发展也远落后于西马。

慕尤丁喊复邦为讨好东马?
修宪需耗时1年

李凯业律师接受《热点Hotspot》采访时指出,慕尤丁四月初喊出的正名,只是名义上的更改称号,并不具任何法律约束。

在这之前,希盟政府在2019年提呈修宪案,试图恢复沙砂地位。当时由于59名在野党放弃投票,导致这2019年宪法(修正)法案无法达到三分之二门槛,“复邦”修宪闯关失败。

“如果要推行复邦,必须由首相署部长提呈至国会下议院,进行二读辩论后,需取得至少三分之二的议员支持。接着再提呈至国会上议院,最后还需获得国家元首的御准,才算是完成修宪,预计需耗时1年。”

希盟政府在2019年推动修宪,因国阵、砂盟和伊党投弃票,最终修宪宣告不通过。

李凯业认为,此举是一项政治动机,为的是讨好沙巴和砂拉越选民,只是达到宣传作用,却没有通过法律或修宪去推动复邦。



除非恢复MA63
否则复邦仅“美其名”

如果国盟政府真的透过修宪,为沙砂恢复“邦”的地位,这些年争议不断的主权议题是否得以解决?

李凯业认为,如果没有修改《联邦宪法》第161条文底下的条例,恢复当年MA63赋予沙砂人民的权力,例如:教育、财政、宗教等自主权,完成修宪也只是名义上的复邦,并没有带来实质改变。

“希盟在2019年推动的修宪,是很 “正式”的名义上恢复沙砂为邦,但这一次连正式的举动都没有,可以说是比名义还要更名义。­”

慕尤丁拜访砂拉越时,砂州首长阿邦佐哈里也表示,慕尤丁已同意通过修宪,进一步恢复沙砂在MA63的地位。

李凯业指出,除非不再使用《1974年石油开采法令》,否则修宪为沙砂复邦后,沙砂的天然资源税收仍无法获得改善。不过他也点出,石油税收等法令其实不需要通过修改联邦宪法,若政府有诚意,现在就可以修法。

根据《联邦宪法》第161条文,沙砂目前保有的数项权益,其中包括:

恢复沙砂1963年地位
政府需下政治决心

沙砂是否有机会恢复到1963年的地位,而不只是名义上的复邦?李凯业提出两大关键,包括经济与政治考量。

第一,复邦将影响到联邦政府的收入,例如必须为沙砂提供更高的石油税,这将间接影响联邦政府的总收入。

砂盟(GPS)和沙民阵(GRS)目前分别为砂拉越和沙巴的执政党。

第二,若沙砂因石油税变得更富裕,沙砂执政党将获得更多政治资源,进而逐步壮大,但联邦政府是否允许沙砂执政党壮大?



复邦是来临州选的选举诱饵?
随着巫土断交,砂拉越又即将迎来州选举,慕尤丁在这时候喊出为沙砂复邦,究竟国盟政府真的有意恢复沙砂地位,抑或只是为了拉拢东马政党和选民?这要看国盟政府接下来会如何延续希盟在2019年未完成的修宪之路。

慕尤丁月初称沙砂是“邦”
首相慕尤丁4月1日到砂拉越出席活动时指出,沙砂是“邦”,并承诺会解决《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MA63)相关议题。4月8日有消息指,国家电影发展局(FINAS)发出通知,即日起沙砂正名为“邦”。但根据《星洲日报》报道,一名部长表示,内阁至今尚未讨论沙砂复邦的议题。

砂希盟主席张健仁认为慕尤丁应立即召开国会,恢复砂拉越在马来西亚的地位。民兴党副主席王鸿俊也挑战慕尤丁马上召开国会,通过修宪把沙巴恢复为“邦”,否则一切只是自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