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涉嫌不当挪用112万资金的失信指控,青年党(MUDA)麻坡国会议员赛沙迪昨晚透过面子书直播自辩清白。

国盟为报复才提控?
赛沙迪在一小时半的直播内,解释其面临的两项控状,进一步说明该指控均发生在他非当官时期。其面临的指控分别为:
“这些指控在去年8月就发出,但却在国会复会前一周,我才被提控上庭,可见政治动机非常明显。”

赛沙迪强调,执政党的这步棋就是要打击其不愿加入国盟的意愿,因此赛沙迪认为当中充满政治动机。


100万资金为土团选区援助金
对于上述指控,赛沙迪澄清其在担任土青团团长直到遭开除党籍期间,并无在不曾获得最高理事会批准的情况下,使用土团党的资金。

“我任职土青团团长动用的100万资金,是属于土团党的国会选区援助金。并且因为恰逢疫情,所以此款项是经由青年团理事讨论后,才决定拿出的。”

赛沙迪强调,所有政党成员应该熟知取出政党资金,需要财政和秘书的签名,他反问道:“我不是财政也不是秘书,要如何擅自领钱?”


否认大选基金为土团所有
另外,针对非法挪用12万令吉的大选基金的指控,赛沙迪反驳称,2018年4月3日土团党的注册被撤销,该党的账户也被停用。他补充道:“所以从逻辑和司法来看,12万令吉怎能算是政党筹款呢?”

赛沙迪更在直播中,出示其2018年麻坡国会选区竞选期间的帐目。他续称,为了上阵麻坡国会选区,他筹得12万令吉的款项,但整个竞选活动耗费17万令吉,不足以支付整体花费。

“我还必须拿出自己的信托基金、甚至向银行贷款,才在同年12月还完债。当时候我也是以个人身份竞选,海报上也没有任何土团党的字眼。”

他进一步补充,当时他租用场地举办大选筹款活动时,前首相敦马和现任首相慕尤丁也在场捐款。

“我不是来自富裕家庭,当时土团党也没有给候选人任何金钱支援。”


已捐出数月薪水助民
赛沙迪盼众筹33万保释金和律师费

赛沙迪更在直播的尾声中,发起名为“赛沙迪坚决对抗”(SADDIQ TETAP LAWAN)的募款活动,旨在筹集33万的保释金和律师费。

“我在疫情期间捐出数月薪水帮助国人,如今无法再承担更多费用,希望民众可以捐款支持。”

有意支持赛沙迪的民众,可前往
https://www.billplz.com/saddiqtetaplawan捐款。


Part 1 赛沙迪被控不当挪用资金


Part 2 哥宾星质疑赛沙迪失信案“不简单”

Part 3 纳吉调侃:“欢迎加入法庭感染群”

Part 4 安华质疑国盟耍手段打压反对党

Part 5 昔日伙伴土团党领袖否认控状含政治动机


==========​==========​==========

看更多:涉嫌挪用政党资金案被控 赛沙迪:别向威胁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