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各地政府医院的合约医生,昨天(7月26日)响应“合约医生罢工”(HartalKontrakDoktor)行动,集体走出政府医院,向政府表达不满,以争取他们在职业上的保障和发展机会,希望政府可以正视他们的诉求。其实这几年来,一直有不少合约医生已经离职。

全国各地的政府医院合约医生,在7月26日身穿一身黑响应HartalKontrakDoktor行动。

诉求不被听见、过劳心力交瘁
多名合约医生24小时离职

合约医生罢工活动组织,上个星期在推特上载一张合约医生辞职的文件,显示有多名合约医生,因为过于操劳、心力交瘁,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给予卫生部24小时的离职通知。

合约医生罢工活动开跑前一周,陆续有多名合约医生提出24小时离职通知。

《八点最热报》分别访问一名已经身在澳洲的前合约医生,以及一名刚辞职,即将要到新加坡就职发展的前合约医生。

即将到新加坡工作的前合约医生不愿具名,他指出,合约医生像正职医生一样,尽心尽力的工作,甚至付出更多努力,可是每当向政府反映他们多年来的诉求时,政府却总是置之不理。

长时间站在前线奋战工作,换来不平等的待遇,这两名前合约医生都说,他们已经不再感到愤怒,更多的是失望和心灰意冷。

合约医生们昨天11AM抽出1小时响应罢工运动。

不愿再白白等下去
合约医生宁可往国外发展

前途茫茫,没有福利,没有深造机会,合约更新了再更新,这些年轻医生却始终看不到未来。

目前已经在澳洲工作的何勇杰医生说,他之所以下定决心离开马来西亚,到澳洲当医生,是因为不愿再等下去。

另一名不愿具名的合约医生则坦言,这一走,是因为不想再让政府随意决定他们的命运。她表示,虽然在国外还会是以合约医生的身份工作,但却拥有继续深造的机会,当一名专科医生,而且待遇也更好。


政府不惋惜人才流失
国家将损失惨重

这两名前合约医生表达的不满,也是其他合约医生的心声。

已经在澳洲工作一年的何勇杰医生说,其他国家非常重视医生,许多都为医护人员提供丰厚的待遇。反观在我国,政府不珍惜合约医生的付出,迟迟不让他们转为正职,并且完全不在乎他们的去留,令他们感到很心痛。

疫情屡屡破万,除了医疗体系崩溃,很多前人员都撑不住了。

不只是他们,现在越来越多合约医生,不是转换跑道,就是到别的国家发展或继续深造。他说,发生这样的事情,最后损失的是我们的国家。


==========​==========​==========


看更多:忧遭现身警察逮捕 吉中医院罢工医生临时却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