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爆发1年多来,新加坡和台湾一直都被誉为是“防疫模范生“,但在5月开始两国相继失守、境内病例激增、甚至始出现社区感染。两国的疫情皆拉响警报,尽管与单日确诊逼近7,000宗新高的我国相比,可说是小巫见大巫,但对两国来说却是“如临大敌”般,全国上下神经绷紧。
若拿台湾及新加坡疫情与我国作比较,只能说是小巫见大巫。

台湾如何失守“零确诊”纪录?
我国经历过疫情“去而复返”、反反复复,都几乎习以为常,甚至觉得“零确诊”是个遥不可及的梦想。但台湾竟然一度超过252天维持本土零确诊纪录,这份成绩单一直都是台湾人的骄傲,直到上个月4月尾开始出现“华航诺富特案”。华航机师在台湾桃园诺富特酒店(Novotel)爆发集体感染,新一波疫情就此延烧。

破口一:华航诺富特案
诺富特酒店作为当地其中一间隔离中心,却让隔离中的机师与一般旅客混住在同一楼层。酒店防疫松散,导致华航机师、空服员和酒店职员交叉感染,之后再将病毒传染给亲友、在社区扩散。截至5月14日,“华航诺富特案”的确诊病例累计37宗。
诺富特酒店因违反传染病防治法,被罚大约18万7千令吉。

其实,台湾从4月15日起,已放宽未接种疫苗的航空机组人员的隔离规定:
1)长程航班返台:只需居家检疫(如同我国强制隔离)3天,再加上11天的自主健康管理(禁止搭公共交通和前往特定地点)。

2)短程航班:只需自主健康管理14天。

不过,就因为出现本该自主健康管理的机师不守规定,前往酒吧及清真寺祈祷,才导致疫情进一步扩散。

破口二:狮子会与“茶室”的连结
除了“华航诺富特案”外,还有“新北市狮子会”、“万华茶室”和“宜兰游艺场”4大感染群。台湾卫福部长陈时中在5月13日透露,确诊的狮子会前会长与万华茶室确诊的女子有“人与人的连结”,而万华茶室感染群中的确诊者,又曾到过宜兰游艺场。因此,当局正在理清3起感染群的关联性。

截至5月14日,“新北市狮子会”感染群累计25人确诊;“万华茶室”累计23人确诊,并涉及至少6家茶室。要注意:台湾的“茶室”不是我们这里说的Kopitiam或卖珍珠奶茶的地方,而是情色场所,提供小姐陪坐服务。台湾流行病学专家兼前副总统陈建仁表示,不少确诊者不愿承认去过这些地方,导致追踪工作更困难。
台湾疫情进入社区感染,过了一年正常生活的台湾人再次绷紧神经。

台湾民众:零确诊令防疫松懈
台湾周一(5月17日)本土确诊新增333宗病例,创单日新高,且连续1周确诊破200宗。5月19日起,台湾提升全国疫情警戒至第三级。据英国BBC报道,新加坡国立大学副教授库克(Alex Cook)认为,台湾的现况反映出过于强调边境管控,但却疏忽国内的防疫措施,也会成为疫情反弹的缺口。

两位受访的台湾民众皆表示,台湾防疫出现松懈,才会导致这一波疫情重燃。今年24岁的柯小姐向《热点Hotspot》透露,她明显感受到当大家都渐渐恢复正常生活时,虽然许多人在公共场合还是有戴口罩,但闷热或不舒服的时候会拿下。

25岁的彭先生则认为,防疫破口在于华航与诺富特酒店管理问题,放宽机师隔离的3+11政策,实际上没办法有效控管。因此,只能说是管理漏洞,再加上大众松懈才导致爆发社区感染。
彭先生指出,因台湾过去一年成功守住疫情,所以不戴口罩的状况明显增加。

新加坡是怎么“沦陷”的?
《彭博社》曾在4月25日,将新加坡列为全球防疫表现最好的国家。我国则排在第20位。新加坡在过去9个月的本土确诊维持在单位数,直到4月29日开始,连日出现双位数确诊。该国在5月16日至6月13日进入“高警戒解封第二阶段”。

破口一:樟宜机场感染群
新加坡樟宜机场成了该国最大的感染群,截至5月20日已累计100宗确诊。“樟宜机场感染群” 的所有确诊患者,都是在樟宜机场第一搭客大厦和第三搭客大厦工作的人员,或是曾到访这两个搭客大厦的人。
“樟宜机场感染群”确诊者包括逾15名清洁工人、辅警、航空人员、保安人员、商店零售人员等。

感染源头是一名接待来自高危区旅客的机场员工,他在协助一户南亚家庭入境后确诊,疫情随后就在机场范围内传开。机场员工会到第三搭客大厦地下二楼的商业区域和餐厅用餐,而这些餐厅同时也开放给一般民众,因此,令疫情进一步扩散。其中24名确诊者已经完成2剂疫苗接种,因此,染病后并没有出现严重症状。

另外,樟宜机场也在5月9日发现印度变种病毒B.1.167,截至5月14日,至少已累计17人确诊。

点击我吧:印度双变种病毒B.1.167有多“毒”?

破口二:陈笃生医院感染群
就在新加坡机场爆发感染群的同时,也爆出第一个医院感染群。“陈笃生医院感染群”的源头,是一名57岁男病患,他因发烧而到医院急症室就医。由于冠病检测呈阴性,他被安排入住普通病房。但高烧多日仍未见好转,再次检测时才发现,男病患确诊。此时,病毒已传染给病房中的其余5位病人、负责该病房的女护士及男医生、多名执勤医生、病人以及清洁工人。

截至5月20日,新加坡第二波社区感染已出现24个活跃感染群,涉及281名病患,其中,“樟宜机场感染群”和“陈笃生医院感染群”是两个最大的感染群。
截至5月15日,“陈笃生医院感染群”累计45宗病例。

台湾与新加坡的危机管理
若以新加坡与台湾比较,台湾的新一波疫情较为严重。新加坡的疫苗接种率已达33.61%(5月17日数据),而台湾的接种率却低于1%。

在几乎全球各国都面临疫苗短缺的状况下,我国的情况更是严重。科艺部长凯里多次强调,疫苗供应不足导致接种率低,截至5月19日,我国接种至少1剂疫苗的人仅有4.36%。

点击我吧:为何大马疫苗接种比邻国慢?

新加坡和台湾再次给我们做了范例,两国政府应付疫情再度爆发时的反应迅速,即刻升级防疫等级、收紧防疫SOP。新加坡单日确诊2位数,就立马禁止堂食和限制2人群聚;反观我国单日确诊超过1千宗时,政府仍开放堂食和社交活动。即使MCO来到了3.0,政府祭出的防疫SOP还是含糊不清、不断U转,商家和民众叫苦连天。

至于台湾民众更展现高度自律的“自主封城”,受到全球赞扬,连卫生总监诺希山都转发相关新闻。再看我国民众在开斋节连假时,不顾疫情扩散的风险偷偷跨州、跨县回乡过节;国人的防疫意识和自律与“防疫模范生”相比,肯定不只一里路。
图:台湾人展现高度自律,台北街道人烟稀少,大马人能做得到吗?

面对国内疫情大爆发,医疗系统和加护病床(ICU)濒临崩溃,诺希山在5月18日说:“除了要求大家尽量待在家,我们已别无选择了。”

这场疫情考验大马人的自律,单日确诊病例就是我们的成绩单。

==========​==========​==========

看更多:为何打了疫苗还会中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