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政部长赛夫丁(Saifuddin Nasution)昨日(12月13日)表示,政府无意检讨《2012年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SOSMA)后,数名律师与人权组织纷纷批评,由希盟领导的团结政府“一上任就U转”。

促立即废除国安法
“至少移除禁止保释条例”

反死刑与酷刑组织(Madpet)发言人查尔斯(Charles Hector)今日发文告,敦促赛夫丁马上废除国安法,或至少移除“禁止保释”条例。

“一个人因为拥有一本书而被控,但却不能保释,只能待在监狱受苦,是荒谬的事情。”

“即使后来被判无罪释放,但被告坐牢所承受的痛苦,并没有获得国家的赔偿。”

是否允许警方继续扣留
24小时内交推事庭裁决”

他也要求政府检讨国安法内其他条文,包括要求警方逮捕嫌犯后,必须在24小时内,交由推事庭裁决是否允许警方继续扣查。

“推事庭负责保护嫌犯的权利,避免警方滥权,这个角色必须恢复。”

他也促请政府公开数据,说明国安法于2012年7月生效以来,有多少人在此法令下被逮捕、提控和定罪。

“还有多少人因为SOSMA否决保释权,而必须承受拘留、电子监控、数月甚至数年内在牢房里待着,最终又证实他们从未犯罪?”

失望希盟捍卫国安法
“难道忘了曾被恶法对付?”

另外,捍卫自由律师团(LFL)总监再益玛立(Zaid Malek)也通过文告表示,希盟上任后不愿检讨国安法,让他们感到失望和震惊。

“难道希盟那么快就忘了,国阵执政时曾利用国安法,对付一马公司丑闻的和平抗议,以压制当时在野的希盟?”

“希盟领导的新政府,现在就正在捍卫这一条恶法。”

他讽刺赛夫丁当反对党时,在国会拒绝延长国安法,但成功执政当内政部长后却马上“U转”立场。

“你在野时无法接受国安法,但上台执政却能使你突然很神奇地接受这项恶法?”

无法获正当程序保护
“国安法下的审判都是假的”

他质疑,在国安法下的任何审判和定罪都是虚假的,因为扣留者无法获得正当程序的保护。

比如,正常的刑事审判中不能采纳的证据,即通过酷刑、胁迫甚至捏造获得的证据,在国安法下都能接受。

他重申,当《刑事程序法典》、《证据法令》、《刑事法典》和其他法律足以处理目前内安法令管辖的案件类型时,国安法实在没有继续存在的理由。

允许扣留至庭审结束
“有人被囚10年”

作为前国安法扣留者之一的前公正党八打灵再也国会议员玛丽亚陈,昨日(12月13日)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也批评赛夫丁无视国安法违反公正原则,公然捍卫有关恶法。

“部长忘了(国安法)第30条文允许极其不公平的待遇,即可一直拘留某人在监狱,直到所有庭审和上诉结束为止。”

“结果,有扣留者遭监禁超过7年,甚至是10年之久。”

指“先逮捕再搜证”做法懒惰
“警方可先搜证再逮捕

她认为,国安法允许扣留28天的做法,将提高嫌犯在扣留所中被虐待的风险。

她也对警方无法根据刑事程序法典,在14天内完成专业的调查感到惊讶,并认为“先逮捕再搜证”是一种懒惰的调查方法。

“国安法提供了一种懒惰的调查方式,即先逮捕再搜集证据。难道我们不该改变这种做法吗?”

“我们有太多滥用程序的例子,比如我的案例。凯鲁丁(Khairuddin Abu Hassan)、(律师)郑文杰和我们全都遭到错误逮捕。”

针对警方常以需要更多时间来调查,作为预防性扣留的借口,她建议警方先搜集证据后才逮捕嫌犯。


赛夫丁昨日捍卫国安法
“扣留期短、有法庭程序”

赛夫丁昨日(12月13日)首次以内政部长的身份,巡视武吉阿曼警察总部后宣布,政府不会审查国安法。

他指出,国安法已纳入法庭程序,不像已被废除的内安法令和紧急法令。

“相对于内安法令或紧急条例所允许的60天扣留,国安法只是允许扣留28天。”

“在扣留28天后,有两项选择,即释放或提控上庭。如果扣留者在法庭被控,他们依然可以取得律师的协助。”

他也强调,执法单位是基于可靠情报和证据下,才援引国安法进行任何逮捕。

==============================

看更多: 三代卫生部长破天荒同台 凯里:医疗改革不该政治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