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首相纳吉2名律师近期火药味十足,双方公开互呛!再次受委为纳吉律师的沙菲宜昨天(1月19日)在法庭上挑战SRC案终极裁决时,以不点名的方式抨击,曾参与本案的律师再益依布拉欣是本案败诉的罪魁祸首。随后,便引起后者不满,录视频公开反驳。

抨击再益律师事务没能力接大案件
“还隐瞒纳吉从未处理刑事案”

沙菲宜在庭上表示,前首相署部长再益依布拉欣及其合伙人律师事务(Zist)没有能力代理重大案件,并指他们从未处理过刑事案件,也没事先知会纳吉一声,结果导致纳吉目前人在加影监狱服刑。

“我和再益事务所的关系不睦。在SRC案终极裁决期间,他们当时一味相信法庭会同意展延案件,而我们也曾写信激烈讨论。所以,我们和他们根本没有可能上演拖延或要求展延庭审的诡计。”

“我的当事人受到误导,以为他有新的观点,律师向他保证案件将会展延,以让他们能更好地陈词。而郑宝德随后要求法庭休庭,因为他需要时间阅读案情。而这恰恰是其策略上的失误,导致纳吉上诉没法得到公平的审判。”


再益发视频反驳
“沙菲宜爱胡说八道”

对于莎菲宜的这番言论,再益今日上载视频至面子书反驳道,沙菲益是爱胡说八道的律师,根本没能为当事人做好工作。

“虽然沙菲宜没明说,纳吉太信任的‘某人’是谁,但大家很难不联想到是我。”

“沙菲宜不能将案件上诉失败的过错归咎于我。”

再益提及,当时纳吉的SRC国际公司案件输了很多场官司,提呈的申请也不通过,因此纳吉感到无助,便向自己询问意见。

“我很诚实地说,沙菲宜是“表演者”,每一场官司后都会召开记者会,他的做事方式很让人怀疑。有时候你会听到他说政治阴谋论,有时候又怪罪法官纳兹兰的诚信,指他参与了贿赂案件。”


攻击纳兹兰对案情无益
“而沙菲宜却做了这愚蠢动作”

他强调,这些言论将决定整个案件的事态发展,因此他向纳吉建议,换掉沙菲宜律师,因为我认为此案一定要专注于某些重要课题,例如利益冲突。 ”

“我告诉团队,攻击法官纳兹兰是愚笨的表现,因为对方很正直,也没证据指证他受贿。但沙菲宜还是照样做,所以搞砸了整个案件。”

因此,他建议纳吉聘请新的律师团队,并通过新加坡律师伙伴尼鲁,带进印度的法律专家,为他提供建议。

“我带著律师见了纳吉,然后会面后纳吉也同意聘用他们。 这不是我说了算的决定,而是经过共同决定的。 ”

他认为,团队在短短5个星期内,阅读法庭文件,并成功把案件范围缩小,再提出上诉和提呈新证据。


重新聘请沙菲益
去年7月26日,纳吉解聘沙菲宜律师楼,改为再益依布拉欣的律师楼(ZIST),为他辩护SRC案。

新的律师楼接手后,便申请展延审讯3至5个月,但联邦法院拒绝。

最终,联邦法院在去年8月23日宣判,纳吉挪用SRC公司4200万令吉的七项罪名全部成立,监禁12年及罚款2亿1000万令吉。

纳吉后来重新委任沙菲宜律师楼,并向联邦法院申请司法检。

目前,联邦法院择定在2月20至22日恢复审讯,以让沙菲宜有时间准备陈词。

==============================

看更多: 裁定上诉庭法官可听审 纳吉律师反对被驳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