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今年为税务局设定了1,439亿令吉的征税目标,而财政部长扎夫鲁早前也指出,相信通过开拓新的机会,提高征税覆盖范围,有信心税收局一定能够达标。然而,该征税目标比起往年的数额大幅降低,因此,分析师建议政府,重启GST,弥补税收下降的缺口。

今年征税目标只占GDP10%
姚金龙:应重启GST增加税收

双威大学商学院经济学教授姚金龙认为,基于政府今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目标是百分之6.5到7.5,所以1,439亿令吉,其实只占了目标GDP的10%左右。相比起2001年的18%可以说是大大下降了。所以,姚金龙建议,为了提高税收,政府应该要重启消费税(GST),因为我国在落实消费税期间税收总额高达400多亿,但是在落实销售税(SST)以后,税收只有280亿左右。

姚金龙认为,应重启GST,提升我国GDP。

疫情重创经济
蔡兆源:当前非落实GST最佳时机

然而,从我国2018年废除GST,重启SST算起,才不到三年的时间,加上目前我国经济又受到疫情重创,现在重启GST真的是一个恰当的时候呢?税务顾问蔡兆源指出,他认为现在并不是落实消费税的好时机,因为目前的经济走势实在是太过疲软。不过,要是现在宣布将会在18到24个月后落实消费税,那倒是个还不错的主意。

落实新税制没有最佳时机
张国林:GST税率可先从3%-4%开始

至于资深财经分析师张国林却认为,落实新的税务制度,其实并没有所谓的最佳时机。要是政府真的打算现在就落实消费税的话,可以把消费税的税率维持在3-4%,等待疫情好转之后才开始增加。如此一来,就不会对人民造成太大的负担。

疫情下人民生活艰难,因此张国林建议,政府可把消费税的税率维持在3-4%。

消费税具有自我监管机制
比销售税更完善

虽然两位分析师对于我国究竟应该什么时候重新落实消费税,各有不同的看法。但是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指出,GST其实是一个相对完善的税务制度。由于消费税属于多层次税制,所以征税的范围比较广,而且漏洞也比较少,透明度也会更加高,能够避免漏税的问题。

出口商品及服务不会被征税
GST有助于提高我国出口竞争力

除了是更加完善税务制度之外,蔡兆源也认为,GST有助于提高我国出口的竞争力,加强本地的出口行业,因为出口的商品和服务并不会征收消费税。他提及,SST的机制上存在着问题,当商家在出口货品时,可能会因为货品里含有的成分,而必须征收SST的情况。相反地,在GST的时代,出口货品是无需征收GST的。

蔡兆源认为,GST可有效提高我国出口竞争力。

若公司所得税下调
GST可填补税收缺口

不只可以提高出口竞争力,张国林也指出,重启消费税其实也有助于吸引投资。因为如果政府为了吸引投资,而下调公司所得税的话,消费税制度就能够帮助政府填补税收缺口。


重启GST不应只为增加税收
政府应以改革税务制度为目标

两位分析师都提到了重启消费税所带来的好处。不过,蔡兆源在受访时强调,如果重启消费税的话,政府在初期不应该抱着增加税收的心态,相反的应该以改革税务制度为目标。

==========​==========​==========​


看更多:大选18岁只能参选不能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