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部长末沙布早前远赴印度走访当地鸡蛋农场,并表示从印度进口鸡蛋,价格比我国本地鸡蛋更便宜。针对这件事,亚依淡国会议员魏家祥调侃末沙布,指自己的选区就有100家养鸡场,根本不需要舍近求远,到其他国家参观。

从印度到我国耗时一个月
“印度还是本地蛋较新鲜?”

“我欢迎部长到我的选区亚依淡,这里有100家养鸡场,每天生产的鸡蛋,供应给国内外市场,尤其每天出口上百万粒鸡蛋到新加坡。”

魏家祥昨晚在面子书上发文表示,虽然印度鸡蛋一粒要价50仙,但算上飘洋过海的时间,鸡蛋送到我国消费者手上时,可能已经过了3周甚至一个月。

“跟本地鸡蛋相比,印度还是本地鸡蛋比较新鲜?”

鸡农蒙受亏损只好停产
魏家祥: 建议移除顶价

魏家祥认为,目前一粒本地鸡蛋的售价是41仙,这是政府设立顶价的结果,但这个政策导致本地鸡农蒙受亏损,没有盈利而只好停产。

“我建议移除顶价,让本地鸡蛋也能以50仙的价格出售。”

“如果要减轻B40群体的负担,我建议给他们一年200令吉的鸡蛋津贴。”

10亿令吉补贴解不了蛋荒
“为何不邀请时任农长逛鸡场?”

不过,魏家祥的这番评论,马上遭行动党议员炮火反击。

行动党金宝国会议员张哲敏今天发文告,指前朝政府去年为了解决肉鸡和鸡蛋短缺问题,曾发放超过10亿令吉的补贴,却于事无补。

他质问当时是内阁成员一份子的魏家祥,提出了什么解决方案?

“当政府时他还在睡觉,现在下野了才睡醒。”

“为什么他当时没有邀请时任农业部长罗纳建迪到他的选区参观养鸡场?”

进口蛋是最直接解方
“供应充足后会减少依赖“

他说,如果10亿令吉都无法解决鸡蛋荒,那么提高鸡蛋顶价一样无法解决,甚至还会导致消费者吃贵鸡蛋。

他表示,进口鸡蛋是解决鸡蛋荒最直接的方式,在确保鸡蛋市场供应充足后,政府将补贴鸡农增加产量,以减少对进口鸡蛋的依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