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城和吉打因为生水费课题持续闹僵,吉打州务大臣沙努西日前更放话“不给钱就喝泥水”。槟城第二副首长拉马沙米为此猜测,沙努西口中的“泥水”是否暗示乌鲁姆达森林保留区会大肆砍伐。

沙努西紧咬生水费课题
或在转移伐木课题视线?

拉马沙米表示:“沙努西不是傻瓜,他可能正对一个我们可能忽略的课题(伐木活动)喋喋不休”。他认为,沙努西对政府豁免吉打7亿令吉水供债务兴致缺缺,最主要的原因是,这笔债务抵消后并没有帮助提升该州收入。

“比其抵消债务,吉打对获得现金流更感兴趣,不排除是为了弥补财务损失,而在槟城生水费上纠缠不清、挑起勘探稀土元素课题,甚至不惜允许大肆伐木活动。”

伐木活动和“泥水论”有何关联?
拉马沙米指出,超负荷的伐木活动可以带来一笔可观收入,但却会对吉打、玻璃市和槟城的水源造成严重污染。因此,他依据沙努西“奇怪又复杂”的逻辑进行揣测。

“也许,当沙努西提到槟城可能要喝‘泥水’的时候,是在暗示伐木活动将造成河水污染。最终把责任归咎槟城拒绝付水费。”


沙努西的“泥水论”是怎么说的?
沙努西3月17日向《马新社》透露,吉打正规化数个会影响姆达河的项目,涉及槟城主要饮用水来源。

“计划落实后,槟城还是没付生水费的话,他们会面临麻烦。到时候就让他们免费使用吧,等泥水出现的时候,他们只能喝泥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