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正党最近有3名国会议员,即如楼国会议员孙伟瑄、地不佬国会议员锺少云与瓜拉冷岳国会议员塞维尔变节支持国盟,其中2人声称是为了选区拨款与接近部长而跳槽。不过,公正党副主席兼丹绒马林国会议员郑立慷对2人跳槽理由却不买账,直批他们只是利用人民的名义来敛财刮利。

以个人经历
分享在野议员如何自处

郑立慷也以个人经历,述说一个在野的全职议员应该如何自处。他说,在野党议员因为大部分时间都没有任何拨款,所以议员们常常一穷二白。

他举例,自己担任州议员期间,底薪只有4,112令吉79仙,加上津贴一共5,912令吉79仙,但因为需要支付党捐,而服务中心的费用包括聘请助理以及服务中心的租金和水电,都是从议员的薪水扣除,所以他的薪金其实所剩无几,但还好当时他选区的国会议员李文材承担了大部分费用,所以他才有三千多令吉应付生活。

他表示,如今当上了国会议员,底薪是1万6,000令吉,加了津贴是2万5,700令吉,但是扣除党捐、所得税、员工薪水和服务中心所有费用,所剩的钱也一样是三千多令吉。

“三千多令吉以前是单身狗还能勉强支撑,但现在已经成家,有妻有孩子,单靠这份薪金肯定不够。”


下海经商开拓新收入来源
为了维持生活,郑立慷说,他只好缩小办公室规模,至于选区内的活动则是向朋友和支持者筹款办成,而他本身也开拓了新的收入来源,下海经商,虽然曾经受骗,但他说,这段电商经历,却丰富了他的阅历。

批评3跳槽议员不知羞耻
他以此抨击跳槽的3名蓝眼议员,指他们一个是千万富翁,两个专业人士,都在城市选区中选,而且本身财务背景也不差,然而却为了选区拨款和接近部长而跳槽,是不知羞耻的做法。

他更奉劝3人,要走就一路走好,不要背叛人民的委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