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夫妇Jeff & Inthira因为杨宝贝闹自杀事件,除了拍摄影片谴责“键盘手”的网络霸凌行为,还发起联署运动,呼吁网民一起反对网络霸凌。不过,请愿书上因“要求政府立法监管网络言论自由”这个诉求,却让更多人跳出反问:“难道我国还需要更多法令钳制言论自由的?”。
Jeff & Inthira发起反霸凌联署,主张要求政府立法管制网络言论惹议。
盼政府插手管制网络舆论
网红夫妇被抨“好心做坏事”

Jeff & Inthira在4月19日透过面子书号召网民加入“停止网络80(霸凌)”的联署运动,并写道:“希望政府能够立法更好地管制网络言论的自由,让网民拥有更好的使用环境和权益保障!”

结果,这项诉求却引起强烈反弹,许多网民和媒体人纷纷撰文点出核心问题,谴责网红夫妇本末倒置、“带歪风”危害网络言论自由,把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拱手“交”给政府,或让政府有机会滥用法令打压异议者。


截至今天3PM左右,夫妇俩已修改最初的贴文并公开道歉,删改后的内容只剩下签署请愿书的链接,和呼吁网民响应的“和平宣言”。

网红夫妇发现贴文部分诉求惹议后,今天修改贴文兼公开道歉。
我国法令足以对付网络霸凌者
律师:问题出在执法上

Jeff & Inthira不断强调:“勿将网络霸凌和言论自由混为一谈”。这句话并没错,可是,如何确保人们不滥用自由,的确是件令人头痛的事。如果政府真的立法管制网络的言论自由,受影响的层面将非常广泛,不只在网络世界,现实生活中民众的自由也将被剥削。

陈劭康律师在接受《热点Hotspot》专访时坦言,无论民众支持立法管制网络言论,还是主张提升公民教育来解决网络霸凌课题,两种立场都没有对错。他认为,最大的问题出在政府的执法上。



“我国现有的法律种类繁多,但却没有一个针对网络霸凌而设立的法令。其中最接近的就是《1998年多媒体法令》。但我们看到的是,执法单位援引这项法令对付的人,一般上都是‘VIP’、对政府高官不利的异议人士等。” 陈劭康如此表示。


若遭受网络霸凌
3管道可保障权益

由于我国没有一项专门对付网络霸凌的法令,自然就没有针对“网络霸凌”的规范。不过,陈劭康律师说,受害者若因某些言论导致名誉或人财损失时,可以透过3个管道讨回公道:

1)在你未掌握霸凌者确切身分时,可以考虑先向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投诉。
2)你也可以直接到警局报案,到时案件将以刑事案开档调查,罪成可被判监禁或罚款。
3)如果你知道霸凌者是谁,可透过民事诉讼,要求对方赔偿损失或发出禁止言论令。



政府用来管制网络言论的法令有哪些?

《1948年煽动法令》
这项法令原本是英殖民政府用来镇压反对殖民统治的工具,却一度被国阵滥用打压异议分子,扣查无数反对党议员、社运份子、媒体人和参与社运的师生等。2015年,国阵政府曾修订法案,可是,不但没有清楚阐明“煽动性”的定义,甚至加重刑罚,强制让罪犯坐牢至少3年至7年。若罪犯造成人财损失,可监禁最高20年。如果涉及的是国州议员,则会失去议员资格,出狱后5年不得参政。

我国目前没有任何一项法令是针对网络霸凌,惟《多媒体法令》涉及的范畴最接近。
《1950年证据法令》
前首相纳吉在2012年修订法令,还新增114(A)条款提供事实推定,任何人包括政府在内,都可以为针对社交网络用户、网站持有人、手机主人或无线网络服务提供者,提出法律诉讼。除非,当事人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1998年多媒体法令》
任何人只要在多媒体上发表威胁、下流、虚假、恐吓或冒犯言论,企图欺压、欺凌、威胁或骚扰他人,一旦罪成将罚款5万令吉、监禁1年或两者兼施。

行动党巴生国会议员查尔斯和《当今》总编辑颜重庆就曾因评论《当今大马》藐视法庭罪成一事,被警方援引《煽动法令》和《多媒体法令》传召助查。



国盟领航下新闻自由排名大跌
网络时代媒体仍受恶法钳制

其实,多年来我国言论与新闻的自由度,在国际上的排名都不算高。即使如今我们已经进入了网络时代,不只新兴媒体,就连传统媒体也已经数码化,可是,当局用以钳制言论自由的恶法依然存在,用来对付网络媒体和网民也依然有效。

最近轰动国内外的事件,就是网络媒体《当今大马》藐视法庭罪成一案。该网络媒体因为读者冒犯性的留言,而被罚款50万令吉,引起我国法律界和非政府组织担心,当权者利用恶法进一步侵蚀国内所剩无几的新闻与言论自由。



根据无国界记者组织(RSF)最新发布的《2021年新闻自由指数排行榜》显示,我国从去年排名101下滑至119名,足足下跌18名,是180国当中情况恶化最严重的国家。报告指出,国盟执政后落实各种打压新闻自由的措施,例如:拨款8,550万令吉恢复“特别事务局”(JASA)、援引《1984年煽动法令》、《1972年官方机密法》、《1988年通讯及多媒体法令》打压异议等等。



纵观过去9年的纪录,国阵当权期间的新闻自由指数介于145名至147名,一直到希盟2018年上台执政,即便只有短短的22个月,新闻自由指数却大跃升,分别在2019年和2020年获得第123和101的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