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庭裁定基督徒可用“阿拉”字眼课题仍未平息,柔佛苏丹依布拉欣更称支持中央政府驳回高庭判决。前工程部长巴鲁比安揭露,希盟执政时期,曾欲推动此案庭外和解,惟遭当时的内政部长慕尤丁阻拦,这也是多次展延的原因。

希盟内阁曾同意庭外和解
巴鲁比安:但慕尤丁反对

巴鲁比安今日发文告指出,希盟内阁于2019年中旬同意以庭外和解方式,处理“阿拉”字眼课题,并委托时任耆老理事会主席达因再努丁着手处理,但内阁却没正式向达因交代此事。

也是砂拉越实兰勾国会议员的巴鲁比安表示,内阁曾于2019年11月8日成立特别委员会以讨论和解决这起事件。该委员会成员包括慕尤丁、沙巴兵南邦国会议员达雷尔、已故三脚石国会议员刘伟强、巴里文打国会议员姆加希和自己。


希盟未解决就倒台
另外,巴鲁比安透露,特别委员会在2019年11月末召开了首次会议,但慕尤丁无法出席。他说,在协商过程中有建议,暂停执行1986年的行政禁令,而有关“阿拉”字眼的司法审核案件则会撤销。

“在特委会或内阁未来得及作出最终决定时,希盟政府已在2020年2月尾倒台。因此,这件事不再由我们决定,改为现任国盟政府的内政部处理。”

他坦白说,由于没有任何协议达成,高庭不得不作出裁决。

当时其他建议,包括在马来文版本的基督教刊物及圣经里,在“阿拉”字眼加上“十字架”,以区分基督徒的“阿拉”和穆斯林的“阿拉”,但不获接受。


为何慕尤丁拒庭外和解?
他说,根据当时建议的1986年行政指示,允许沙巴和砂拉越基督教出版物内可无条件使用“阿拉”一词;允许在马来西亚半岛的基督教出版物中使用,但条件是该出版物的封面必须包含印有十字符号和“基督教出版物”一词的印章。

“该建议是依据沙巴砂拉越和半岛的情况,在2010年提出10个解决方案。”

“我从吉尔爱尔兰和婆罗洲基督教会的律师得知,总检察署的高级联邦法律顾问接受该建议,但必须获得时任内政部长慕尤丁的批准,但当时他不赞成庭外和解,并希望通过法庭解决,当中的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