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专栏】潘永强(政治学者)

安华的团结政府在全国大选结束后的一个月,于12月19日的国会上,顺利通过信任投票,为新政府取得良好的开局。信任投票以声浪通过,但在选举正副议长时,执政党近乎达到三分之二支持,没有跑票,尤其巫统各派系现阶段都支持团结政府。这个信任投票其实是宪政程序不可或缺的一环,成功走完之后,对当前的民主转型无疑弥足珍贵。

首次,它重新确立宪政的惯例,新任政府应该亲自在国会证明本身拥有多数支持,如同早年在敦拉萨和敦胡申翁组阁时的先例。其次,安华是在没有任何阵营过半的悬峙国会下,授命组阁,他必须要有一次毫不含糊的信任投票,才能向社会昭示新政府的合法性。

对照喜来登政变夺权后
慕尤丁逃避信任投票的虚妄

第三,这个信任案还足以试炼团结政府的各个党团,包括巫统不同派系,提供一个公开宣示支持的机制。最后就是,慕尤丁在喜来登政变时窃取政权,却不愿面对国会检验,这次的信任投票足以对照国盟的虚妄,也彰显元首的委任无庸质疑。

但是,信任投票看似顺利通过,其实事前做了不少布局。除了政党之间博弈丶内阁职位分配丶安抚巫统各大阵营丶会见各州王室等等,都是建立统一战线丶巩固战略防线的策略,其中又以团结政府签署合作协议,最具心战意图。

执政阵营各党赶在信任投票前,签订合作协议,不无策略考量。本来联合政府签定政治协议并无不可,但争议之处是提及凡在信任案和预算案时,议员如有跑票将失去议席,这是独裁违宪,抑或策略运用?在我看来,这个争议是故意为之,也是双重保险。

合作协议属反制跑票手段
警戒作用多于实质施行

其实这份跨党派合作协议只是政治文件,并无法律效力,它对议员在重大表决时跑票的反制手段,并不具法律作用,也不能法外立法,相信草拟者和签署者也不至於如此无知。除非另有盘算,例如防堵反跳槽的模糊与漏洞。

反跳槽法是在国盟/巫统政府时期制定,是妥协性产物,法令的规范有诸多不足,例如在不退党之下能否支持他党组阁,或是在重大表决时违背党意,波及政府稳定时,会否触动反跳槽法的机制,在在需要未来个案或法庭判例来厘清。目前政党无法以开除党籍来回应违纪,在操作上其实变成权力不对称。

议会内阁制首要之义就是重视党纪,国会政治就是政党政治,在没有开放议员凭自由意志投票时,都必须遵守党纪。如果议员在信任投票时有违党意,但不退党又无法以开除来制裁,这种漏洞就需要其他手段来防堵。

合作协议中明文说明不支持信任投票者失去议席,是在反跳槽法诸多争议未厘清前,一种心战手法,可让骑墙派增加风险和不确定性。它主要防范的是巫统亲国盟派的伊斯迈和希山慕丁等人。如果没有先发制人,作好布局,一旦出现缺口就有滚动效应,换言之其警戒作用多于实质施行,这也说明安华政府充满危机意识。在新国会开议首日,虽然信任投票顺利过关,但面对一个强横和激进的反对党,未来依然步步为营步步惊心。

文:潘永强(政治学者)
19-12-2022

==============================

看更多:以声浪通过信任动议 达基尤丁:多少议员支持安华是个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