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伊正式联姻 国大党称无所谓 马华不予置评

国大党主席维尼斯瓦兰说,如果他们两党结合对国阵有利,那他不觉得有问题,但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却不愿回应这个问题。其实,对马华和国大党来说,这是一个很尴尬的问题,很难回答,就好像一个需要依靠男人的女人,你的丈夫完全不给你面子,把小三娶进门,你难道真的如此大方说欢迎吗?

Slide-1.jpg

大家回想几天前的记者会,巫统代主席莫哈末哈山,没有任何遮掩,光明正大把伊党牵在身旁,还向大家公开了巫统和伊党的整个恋爱过程。他把巫伊的关系称为情侣,他说双方从雪兰莪双溪甘迪斯州席补选开始,就拍拖谈恋爱,然后在雪州斯里斯迪亚州席补选,他们“订婚”,现在正式进入“结婚”阶段。

Slide-2-(1).jpg


巫统公告天下娶小三 叫马华国大党情何以堪?

莫哈末哈山说,他们其实已经经过一段互相了解的过程,甚至已经过了试用期,意思是说验证过了,不会货不对版,所以现在宣布结婚。但是巫统可不是孤家寡人,他们一早就已经组了一个叫国阵的家庭,马华和国大党可是从一开始就和巫统同甘共苦的糟糠之妻,所以现在巫统要迎娶的这个伊党,说到尾,其实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小三,就好像是在外面找回来一个能够让他愉悦的女人,可现在这个小三还修成正果,升级做正宫了,那叫那两个原本的正宫,马华和国大党,情何以堪呢?而被问到,会怎么和两位正宫交代时,莫哈末哈山只是提到,他们会在国阵最高理事会上讨论这项课题。

Slide-3.jpg

巫裔联盟威胁大 希盟不该掉以轻心

莫哈末哈山说,这个星期五他们将召开国阵最高理事会,这代表什么?他是先公告天下和小三结婚了,才说会和正宫商量,这是完全不把正宫放在眼里啊。意思也就是,他们不会管马华和国大党究竟是同意或反对,伊党这个小三,他们是娶定了,我也只是“意思意思”知会一声,你不同意也得同意。那这两个成员党是否真的能和小三共存呢?又或者国阵是否还真的存在,可以继续走下去呢?
Slide-4.jpg

其实说起巫伊联手,不是没有试过,不过自从伊党在1977年退出国阵后,巫伊两党40多年来都没有正式宣布过会合作。但如果说起这两个政党的联姻,其实也非常叫他们的一些党员和支持者一时感到难以适从。

Slide-5.jpg

巫伊联姻 一代人戴天之仇一夜消

早在1980年代,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曾经在瓜拉登嘉楼发表了革命性的《哈迪训词》(Amanat Hadi),在《哈迪训词》里,他把巫统党员标签为异教徒,还说所有支持国阵和巫统的人都是异教徒,都会下地狱,这就在巫统与伊党支持者之间埋下近乎整代人不共戴天的仇恨。但是接近30年以后,现在伊党,特别是说这番话的哈迪阿旺竟然和那个他们称为异教徒的政党“结婚”,他口中的异教徒,一夜之间变成了自己人。

Slide-7.jpg


巫伊合作合情合理 非巫裔票无望 就全力攻巫裔票

不过话说回来,巫伊合作,其实政治上是很务实的一步。对巫统来说,如果国阵已经遭到非马来人的唾弃,那就干脆放弃它,去找个更实际或者更有利用价值的伙伴。就好像一个无情无义的男人,知道自己的老婆无法生孩子后,就干脆在外面找小三来帮忙生。

补选二连胜 巫伊联盟既成事实 希盟何以应对?
而针对巫伊联盟,首相办公厅媒体顾问卡迪耶欣在自己的部落格就说,巫伊在金马仑和士毛月联手出击获胜,已经足以敲响希盟高层的警钟。卡迪耶欣说,这两场战役的失败,足以让希盟进入“defcon, defence readiness condition”,这是美国武装部队进入戒备状态的形容词,他说希盟必须处在戒备状态,不能掉以轻心。

Slide-6.jpg

他说,现在巫统和伊党已经同居,并生了两个孩子,分别是金马仑和士毛月,这两个补选的胜利,就等同于他们联姻的果实,他们的孩子,这让他们更难分开。而无论巫伊现在是明媒正娶的结婚,或是继续同居,马华和国大党这两个原本的正妻都没有办法在国阵这个大家族里说些什么。而这个联姻,对希盟的冲击有多大,会不会在下届大选发酵,这就看希盟的领袖们如何应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