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打与槟州政府在生水费争议上依然僵持不下,吉打大臣莫哈末沙努西昨天(3月17日)威胁,如果槟州政府坚持不付生水费,槟城人最终或只能使用“泥水”(air selut)。

不过,槟州第二副首长拉马沙米今天反警告沙努西,别再挑衅槟州政府。


重申不会支付生水费
槟城正寻找替代水源

拉马沙米重申,槟州政府不会支付生水费,因为槟城的水是从槟城边界内慕达河水源处提取的。

“如果槟城最后因为没付生水费而只能使用浑浊的水源,那槟城只能默默忍受。”

不过,拉马沙米说,槟城已经在寻找其他水源,包括研究从霹雳河和槟城的一些河流中提取原水的可能性,未来更有可能把海水或雨水转换成原水。


吉槟为生水费陷入拉锯战
吉大臣威胁输泥浆水给槟城

12月7日,吉打州政府宣布允许一家本地公司到该州勘探稀土矿后,引起槟州供水机构强烈反对,指这将严重威胁北马3州420万人的水供安全。

结果,槟州供水机构言论触怒沙努西,反击对方从慕达河获取原水供应却从不付钱,没资格评论吉打州事务。沙努西更因此向槟城索取生水费。

然而,槟州首长曹观友澄清,槟城是从境内的慕达河取生水,因此根据国际法规定,没必要向吉打政府付费,并选择上法庭捍卫槟州的河岸水权(Riparian Rights)。

可是,沙努西也不甘示弱,扬言将争取到底,不怕跟槟州政府对薄公堂。

昨天,沙努西主持行政会议后揭露,吉打政府正在规划数个足以影响慕达河的项目,而该河目前是槟城的主要生水来源,若槟城不支付生水费,那么吉打只能从慕达河把泥浆水输送给槟城。